新聞中心 NEWS

北大國發院周其仁在普拉迪:面對疫情,企業要敢于突圍...

基金配资申请 www.553705.tw 來源:PRATIC 普拉迪   點擊數:471次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5-27

5月27日,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教授在佛山市工商聯與《南方日報》領導的陪同下來到普拉迪調研;周其仁教授說:面對疫情,企業要敢于突圍!


DSC_0070.jpg


DSC_0115.jpg


一、本次疫情特征:流量驟降存量還在

這次疫情沖擊非常大,有說是二戰以來影響最大的,或者是大蕭條以來影響最大的,都有道理。怎么應對疫情,要牢牢把握此次疫情的特點。這次疫情不是世界大戰,也不是一般自然災害或是大蕭條。


對比世界大戰,以二戰為例,期間大量的存量受損,包括人口、基礎設施和生產能力都被毀。這次疫情不同,疫情暴發期間飛機、飛機場都在,還有火車、鐵路、醫院、工廠、學校、城市,都沒有被破壞,但是病毒傳染引發恐懼,只好實施大規模隔離,經濟流量急速減少,增長指標嚴重下滑。這是疫情區別于世界大戰的特點。


可以很肯定地說,這次疫情也不同于大蕭條。上世紀三十年代,歐美都實行金本位,當嚴重的生產過剩發生時,各國央行想刺激需求的辦法不多,美聯儲還錯用了緊縮政策。現在哪里有金本位制?加上各國都把大蕭條這門課來回修了多少遍,誰也不會在?;蓖犯憬羲?。2008年已經檢驗了一回,這次看各國反應,哪家“放水”都不含糊,所以不會是大蕭條。


要抓住這個疫情的特點來考慮應對,其特點就是經濟存量基本沒有損壞,但全球流量急劇減少、恐懼蔓延,目前的主要辦法就是隔離。不過,這次隔離措施與非典時期還不一樣,非典時期主要是隔離被感染者,這次是全員隔離,對全球經濟的影響非常大。


二、企業應對:守住底線,敢于突圍

第一條是底線思維。每家企業不妨多劃幾道底線,而且其中一定要包括最壞的打算,準備對付最嚴峻的情況,調度一切力量,苦撐苦熬。為什么值得苦撐苦熬?因為疫情再嚴重,終究會過去。醫學專家給我最富有啟發的話,是說病毒需要寄生于人類,如果人類全部被病毒滅掉,病毒沒了宿主,也活不成。何況人類的理性總比病毒強大,人類會研究原理、發明技術、實施干預,直到達成管控。所以,市場終究要回來,只是目前不確定什么時候能回來。最不幸的是,市場回來時,你的企業不在了。民營企業艱苦奮斗多年,無論如何要苦撐到疫情過去、市場回來。為此,要仔細看公司的資源狀況,做沒有任何外援基礎上的最壞打算,搞清楚企業究竟還能撐多久、怎么撐下去,要用企業承受得起的代價活下去,只要公司還在,還能接單、請工人、購買原材料,就恢復生產。


第二條就是滾動決策。目前經濟信息非常零散,全世界整體的疫情發展更復雜,很難做疫情和市場預測,企業必須不斷收集自己以及行業相關的局域情報,滾動地做小的“天氣預報”,從中捕捉機會。這些信息輔助做決策時不再以年為單位,能看清半年就不錯,半年也看不清,就看三個月,甚至一個月,總比坐等或完全蒙著眼睛瞎摸要好。


第三條要特別當心的是,制造企業現在不要太嚴格地自我設限。經濟流量急劇下降以后,尋找生存和發展機會至關緊要,外需不行就轉內需,也別再簡單地劃分內需外需的大概念,訂單就是訂單,來自海外也好,國內也好,來自國企、政府也好,來自民企、外企也好,關鍵不是來源,是你能不能拿到,有沒有利潤空間,然后是能不能把生產組織起來,工人、物流、材料能不能跑通。


民營企業,特別是制造業打拼這么多年,積累了那么多全球貿易伙伴、經驗、專業知識和技術、人脈,要有這么一個心理:哪怕世界上就剩一單外貿生意,那也應該由我來做,至少還要去拼一把,打拼到底才會贏。


總之,市場一旦回來,又將有一波結構變化,企業既需要動態應對疫情,做好小天氣預報,小步快跑,還要看清疫情過后可能會發生的新的、長遠的變化。全人類遭遇這么重大的沖擊,應該會帶來新技術、新產品、新需求。未來新的市場機會,也許并不限于我們現在看見的熱門產品,這也值得有條件的企業家留意和思考。


640.png

周其仁,北大博雅資深教授、北大國發院教授。周其仁老師的研究領域為產權與合約、經濟制度變遷、貨幣與金融、土地制度與城市化,產業升級與技術創新等。


粵ICP備16111509號-1

Copyright?2006-2016 普拉迪數控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   

{ganrao}